曾有幻聽幻覺而入醫院,多年接受心理輔導、精神科治療無效,催眠治療3次根治。

案主: 女性(21歲)

案主表示與男友有問題,曾有幻聽、幻覺、近來驚與男人接觸,19歲時曾接受心理輔導、精神科治療,曾因有幻覺而入醫院,母親有抑鬱症。 母親有抑鬱症容易對受者造成壓力。 另外有腸胃敏感,容易屙嘔,身體無法吸收營養。 身邊的人亦有焦慮,但沒有案主般嚴重。

Catman解釋,案主的主要問題是「驚」 (概括焦慮、驚恐、擔心),思覺失調通常由於焦慮問題沒有得到解決而長期受壓造成強迫症(思想或行為),首先了解案主「驚」什麼,再引導她不用再「驚」同樣的人/事/物。

案主對男性特別容易感到焦慮,只有在睡眠時才不會感到焦慮(沒有失眠問題),其餘時間長期感到焦慮。

背景:
母親說自己由嬰兒時期已期缺乏安全感,幼稚園時期曾經因為沒有交功課好驚,小學時母親管教嚴格,母親有抑鬱症,記得曾經嚇到全身震但是要扮鎮定。

近來有一位男性的好朋友,當他很熱情的時候就會感到好驚,因為之前曾與這位男性朋友有不愉快經歷。

第一次接受見面:因 pretalk 時間長,只為她加深接受催眠程度,至倒數不能之前,沒有落黑板。

第二次接受見面:案主表示自己變得正面,因第一次催眠導出時有暗示身心會變得更加健康,由此看到案主受暗催眠暗示性很高。

正式催眠後回溯到7歲,晚上在家中,自己在廳做功課,母親在睡房睡覺,自己覺得很驚,好大壓力,覺得自己被人監視。 Catman 再拉起案主手回溯到3個更早的時候尋找 ISE,最後回溯到一個不熟悉的情況(ISE),白天與父母在家中,案主在看著父母,父母在吵架、講粗口,自己好驚、好想喊、想阻止佢哋鬧交、好想攬住佢哋,想愛佢哋,覺得父母唔鍾意自己,覺得自己咁諗係唔啱,感䁷自己被父母排除在家庭外,好傷心、受傷、感覺好寒,鬧完要扮無嘢。

想法、感覺:
被父母鬧完要扮無嘢,因為如果自己有嘢會剌激到父母,會讓父母難受,會讓父母知道傷害了自己。 扮無嘢因為怕父母自責,好無奈,好唔鍾意咁樣,明明有嘢要扮無嘢,想關心又唔得,好孤獨,覺得自己一個人,父母無乜受教育,所以佢哋唔識點做父母,所以想怪佢哋又唔可以怪。 屋企好似有地雷咁,唔知幾時會出錯,唔知幾時會爆炸,一步一步驚心。

由這件事怎樣引起之後的負面感覺?
案主: 屋企唔安全,唔信任人,唔想被傷害,唔知呢個世界邊度係安全既,唔啱就會俾人x,啱先至可以生存,成日處於一個唔知點既狀態,世界係唔安全。

更新:以今時今日成長咗既智慧睇番過去發生既事有乜嘢新睇法?
父母係對自己好既,好多人亦都係對自己好,世界無話安唔安全,安全唔係在於世界,係在於自己,世界無話安全亦無話唔安全,可以自己保護自己,亦可以拒絶、亦可以選擇,以往既自己因為害怕受傷害而封閉與其他人的關係,其實係可以選擇重新建立關係,接受唔完美,父母已盡力,細個期望要攞100分,但現在已經唔 care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其他問題:
最近拍拖覺得自己好倚賴、好寂寞、好投入,一拍拖就成個中晒入去,好易受傷。

年齡回溯:
夜晚在舊屋,阿媽瞓緊,自己喺廳瞓,好屈悶、無助、唔知點算、唔知點面對,一個人在廳面對所有嘢。
再以小時的屈悶感覺再帶她回溯,回到4、5歲時,在廳、有工人、媽媽,自己玩玩具,自己對住電視打鼓、好寂寞,屋企無人理自己,所有嘢都要一個人面對,好空洞、好怕、唔確定有無能力面對所有嘢,怕力量唔夠,世界好大,我太小,好想人幫,好想人 support,期望有一個靈魂伴侶面對所有嘢,唔想迫自己好強。

核心原因:
無安全感、無 connection、想有一個靈魂伴侶、自我懷疑,所以放晒所有嘢喺愛情度,因為其他嘢屋企補足唔到自己。

更新:以今時今日成長咗既智慧,第3身既角度睇番過去發生既事有乜嘢新睇法?
唔需要 handle 呢個世界,容許自己好渺少,唔需要砌個 solution 出黎,solution 自然會有,100% 做番自己就唔會寂寞,因為你本身無去做自己所以先至連繫唔到,因為你本身就係隔絶咗,你自己寂寞係因為你唔係做自己以至隔絶咗,以至無法 connection,或者可能無一個靈魂伴侶存在,但要承擔番用自己真正既身份去生活咁就 ok。